黃妍禧

一個為了追文,而開立的帳號
正困在NYSM的海底
雙D大愛

同人不等同于肉啊,我的朋友们。

肉要好,還是要對作品有深刻了解才好呀

不加糖_管_Roubicca:

可拉倒吧,有啥问题?同人不就是写两个原创人物谈恋爱嘛,恋爱里没有性关系嘛,现在不上床以后不也是冲着上床去的吗,说转化为性关系有啥错啊,大家都是写故事的,只不过有人侧重于怎么滚上的床,有人侧重于床怎么上呗。
别以为肉好写pwp好写,最容易写崩了好嘛,肉写的好不比写个短篇容易,就像我喜欢的一个肉文作者说的,都是意淫,谁比谁高贵,也别拿故事来唬人,谁规定肉文里不能讲故事,不能讲好故事了?


空想天谕:



月满西楼:







刷微博看到这么一条。















我相信原po只是以一种调侃的姿态在讲话,但热评里有些论调着实让人不舒服。








大概站“有问题”一方的人中,写手占了大部。认认真真地留了评论讲他们的想法,却被人看成是“连玩笑都开不起”、“生活毫无乐趣”。








我相信每个认真写文,甚至认真给这条po留评的人,都把“故事”看得很重要。写文很苦的啊诸位读者们。就算不求热度,安安静静地蹲电脑前几个小时,修修改改不知多少遍,揉着颈椎得出那勉强让人满意的几千字,再发出去—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。
















记得在我刚开始看同人的年代,R18还算不上是同人文的一个分类,尤其是BL文,完全竞争不过主流BG。那些在现在的我们看来淡而又淡的肢体描写,总会被作者在文前高亮标出:有H慎入。虽然可能全文中那段H占了还不到5%,但依旧有人会在看到标题时就敬而远之了。最早我就是那批人中的一个。








我想我是有点奇怪的,尽管后来我不再介意文中是否有H,也能顺顺利利地看完一篇带H的同人文,但我从来没有特意去找过某个我喜欢的cp的肉文(广义分类而言)来看。毕竟真想肉想到两眼发红的时候,原创肉文的尺度和分量,都能让人获得更多的满足。








R18自从能成为BL同人的一个分类起,便不可遏制。因为受众足够广。我们的社会文化对“性”讳莫如深,但我们对其好奇却是天性。因此同人区出现肉文的分类,和原创文中有情色文学分类一样,堪称大势所趋。
















写肉容易吗?








很容易。不过就是那么一套流程,一套动作,相似的语句。说白了,套路。








写同人肉难吗?








很难。就这么一个说白了全是套路的东西,你怎么写才能不落俗?








我承认有许多同人肉文写得很好。尺度分量均不及原创肉文,却能更多地满足cp粉们鸡血的需要,让人读完以后还想读,对着不多的字句爱不释手。但这样的肉文是不会引起原po的吐槽的——或者说成“讽刺”更恰当。大多数同人肉,说到底,不过是顶着原作人物名字的套路。可就是因为有人物的名字,又是肉,便这样火起来了。








它自然不可遏制。作者需要热度,肉文越来越多这是市场决定的,怎么能怪作者?不看同人的人认为同人都是肉,又怎么能怪这些旁观者?
















罗伯特·麦基在他的《故事》开头便说了:故事衰竭的最终原因是深层的。价值观、人生的是非曲直,是艺术的灵魂。作家总要围绕着一种对人生根本价值的认识来构建自己的故事……可是我们的时代却变成了一个在道德和伦理上越来越玩世不恭、相对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时代——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。








我不是要说写肉文的方式能显示人的价值观之类的,毕竟我写这篇文不是为了讽刺。我是想说,同人也和原创一样,需要在故事衰竭、价值观混乱的现在去深挖人生的意义与灵魂。凭什么,同人就成了肉的代名词?








我用了很多篇幅来表明我对肉文并无偏见,甚至我个人也很喜欢,但我现在还是要强调这么一句,毕竟有些话不说明确就会引起纠纷。然而肉终究也只是一种点缀,是人性、感情以及伦理的载体,却不能取代它们,成为故事的核心。








如今提及同人便想到肉,不管是看同人的人还是不看的人,甚至写同人的人和不写的人,都对此深以为然。认真地去表明自己反倒成了“开不起玩笑”——我说你们这些开得起玩笑的人,认真地写过哪怕一篇文吗?








这种“深以为然”和“玩笑”,细思起来还真让喜欢和创作同人的人悲哀。
















在我看来:原作提供人物和关系,同人挖掘人性和羁绊。








你可以不赞同这一点,但请尊重每个以此为原则的同人作者,以及他们对原作和人物的爱。